米恩并没有直接答应弗兰克先生的请求,而是推说自己要考虑几天。

事实上,他并不想搬到弗兰克先生家里去。

这位长辈一直以来都十分可靠,而且艾伦宝宝在那里也的的确确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

但是,不管如何,那里都是兰斯特的家啊。

如今他和凯文的事情还没有牵扯干净,而且杀手树宝宝又是这么难以养育的种类,完全不依靠兰斯特看起来似乎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现在住到弗兰克先生家里去的话,米恩有种预感,事情说不定会向着自己完全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

如今社会上对植人们的态度都很糟糕,看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引起各种各样的争端。不过整条森林路的邻居们都已经自发地组织起来了。植人总部派来的保安在整条路上都安装了监控和报警设施,大家也主动地每日轮流巡逻。

米恩和兰斯特并没有被安排进巡逻表中,大家都体谅他们家刚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甚至还经常有人过来看艾伦宝宝。

“宝宝现在怎么样了?”

今天,就连费迪南德也抱着许多礼物来看米恩了。

如今加里的病情已经稍微好转,只需要静养就可以了。因为最近反植人的言论越来越多,费迪南德干脆把伴侣转到了社区医院,这样也方便了他照顾宝宝。

“现在好一些了,之前有一位心理学家帮着看了看,说并不用太担心,只要现在这段时间一直回应他的需要就可以了。”米恩苦笑了一下,“而且,虽然宝宝现在的心智方面相当于三岁,可是毕竟还不会说话,就算是想要做心理疏导也做不了。”

费迪南德沉默了一下,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把带来的礼物一件一件地拆开在沙发上摆满了。

今年秋冬最流行的毛绒靴、六十年前流行过如今又回潮的复古飞行夹克、不管是用色还是用料都十分“先锋”的围巾……

“过去我总是嫌弃你看起来土土的,这些东西一方面算是谢谢你替我照顾宝宝,另一方面就算是道歉了……”

费迪南德熟练地把那条用料十分先锋的闪闪发光的围巾折了几下,准备给米恩戴上。

“不不不不……”

米恩十分难以接受这条杂糅了土黄色、墨绿色和淡紫色的围巾,正好怀里的艾伦宝宝变了个样子,他赶紧赞赏地摸了摸宝宝,一边想了个理由出来:“我回头自己试戴就好了,最近宝宝的情绪十分不稳定,万一酸液喷到你就不好了。弗兰克先生离开的时候你也看见了,他的头发就是被宝宝的酸液灼掉的,你这么漂亮的长发……”

听见米恩这么说,费迪南德放弃了给米恩打扮一下的想法。虽然如今已经退出了模特界,但是他偶尔还是要客串一下,拍拍映照大片的。万一也被灼了头发,他还怎么上封面?

“那你一定要记得戴,这款围巾可是詹姆斯亲手设计的限量版……”把围巾重新折好放回到包装袋里,费迪南德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那两名劫匪的判决出来了吗?”

得益于现在良好的治安,整个星盟司法系统的效率都越来越好了。与过去动辄一两个月的周期不同,昨天治安官就已经致电米恩通知他了。

“昨天治安官打电话说今天会进行判决……不过判决现场并不会对公众公开。”

提起这个,米恩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

他有些担心结果。

星盟的法院判决中,评审团的意见往往可以影响到法官的判断。而评审团是随机在各个年龄、职业之中抽选的,可以预料到的是,评审团中绝大部分都是人类。

虽然大部分人类都不会像是克斯蓝党那样极端,可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对植人和人类一视同仁的。

费迪南德是个不会安慰人的人,从出道就是天才男模的他甚至连道歉都没有过几次。看着米恩难看的脸色,想了想,他又拆开了那条围巾:“要不,你试试这条围巾吧!我感觉很衬你的脸色和发色!”

米恩十分痛苦地看着那条看起来像是什么金属材质的围巾,外面的阳光照射在围巾上,甚至把费迪南德那张姣好的脸都照成了黄绿色的。

他正想鼓起勇气点点头,就听见光脑响了起来。

从特殊的声音能听出来,是来自法院的电子邮件。因为是不公开判决,所以在判决结束之后法院会给相关人士发送邮件宣布结果。

这下不用推辞了,米恩抱紧了怀里的宝宝,迅速地走到光脑前面。

他犹豫了一下,有点不敢打开那封邮件。一边的费迪南德手却快上了一些,伸出手指点了一下未读邮件。

匆匆几眼扫一下邮件简洁扼要的内容,米恩脸上的表情变得吃惊了起来。

居然是死刑?!

他一直担心着两名劫匪会被轻判,毕竟一则是未遂,二来适用什么法律也有待商榷。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法官居然援引了未成年人保护法,按照量刑最重的拐卖做的判决。

从邮件中可以看出,陪审团给出的意见本来只是按照一般性的抢劫判决,法官单方面驳回了陪审团的意见并给予了这样的判决。

“居然是死刑?!”费迪南德在旁边看见了,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度,“这可真是太好了!”

虽然他是人类,可是如今已经嫁给了加里又生了桂花宝宝,自然也站在了植人的立场方面考虑。

而且,这件事情的的确确就应该是这样判决才对!如果真的让那两名劫匪得手的话,艾伦宝宝不光是可能会被杀死,尸体甚至还会被不知道多少人分而食之……

想到这样的情景他就觉得毛骨悚然,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桂花宝宝身上,他一定会亲手杀了那些人的!

这么想着,费迪南德却突然发现,米恩脸上的表情似乎没什么太高兴的样子。

“怎么了……”他指了指屏幕,“判死刑你不高兴吗?”

米恩勉强地笑了笑:“自然是高兴的,可是按理来说不可能量刑这么重的……”

就算是对方要做出的事情再残忍,可是不管怎么说,毕竟是未遂。按照法律公正地判决的话,绝对不至于两人都判处了死刑,甚至没有缓刑。

他转脸看向费迪南德:“我要去通知兰斯特一声,就先不留你了。”

费迪南德也惦记着家里的桂花宝宝,点了点头:“那我走了……你记得试穿围巾!可别戴你那条羊毛围巾了!”

米恩苦笑着点点头,送费迪南德出了门,这才去找兰斯特。

因为身体上的问题,兰斯特最近不需要照顾宝宝的时候,都是变成植物形态的。感觉到米恩敲了门,他赶紧变回人形,迅速地穿上衣服要去开门。

手马上就要碰上门把手的时候,兰斯特停了一下。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快速地把胸口的扣子多解开了两颗,这才终于把门打开。

不过,现在的米恩顾不上去看兰斯特胸口露出的那一线春光,他急急地拉着兰斯特的手:“你快点看,这判决我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劲?”

这是兰斯特第一次和米恩牵手,而且还是对方主动的。

被那只温润又干燥的手掌握住,兰斯特几乎觉得自己的花都美得要开放了……

但是,被拉到光脑前面之后,看着那封不太正常的判决书,他的表情也立刻变了。

米恩怕兰斯特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在一边不安地解释着:“虽然这两名劫匪判死刑我完全不反对,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这样的判决,我总感觉似乎像是在煽动人类和植人之间的对立情绪……”

兰斯特面容严肃地把那张判决书重新看了两遍,同样觉得这并不对。

“不是似乎,是肯定。”

他迅速地登陆了自己的几个社交账号,果然,这次判决结果已经开始在各种各样的社交网络上疯狂转载。

“兰斯特。”

“嗯?”

兰斯特飞快地点开几个帖子,看着大部分的回复,却听见米恩用一种终于下定了决心的语气说道:“我们搬到弗兰克先生家里去吧。”

之前米恩并没有下定决心搬过去,是因为他觉得,既然是人类和植人之间的大规模争端,他就算是搬到弗兰克先生家里也并不一定会有用。而且,他也做不到丢下森林路这些邻居们自己搬走。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艾伦宝宝成了整个事件的中心,这个时候再继续在森林路待着,就是糊涂了。

兰斯特显然也明白米恩现在说搬过去的理由,本来他还打算开几个帖子给米恩看看,再劝说一次的。但是现在见到米恩同意了,他的心里也终于放松了许多。

“好的,父亲那边已经准备就绪了,随时随地都可以,我现在就叫人过来。”

他一边在通讯器上连接弗兰克先生,一边对嘱咐米恩:“东西都是备好的,你只把你自己的衣服光脑之类拿上就可以。我们最好快点去,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克斯蓝党做的话,恐怕后续的事情也不会太慢。”

米恩点点头,把艾伦宝宝交给了兰斯特,自己去收拾东西。

他的私人用品并不是很多,些许欢喜衣服也就只装了一半行李箱。想了想,他把费迪南德送的围巾艰难地放了进去。

=口=

只用了十来分钟,米恩就收拾好了一切。想了想,他还是给凯文发了个简讯过去。

发完简讯,米恩并没有指望凯文立刻回复,他拎着行李箱就下了楼。

兰斯特没什么需要收拾的,而且,他的行李箱还在媳妇儿卧室的地板下呢,怎么公然在媳妇儿面前挖开?他只是抱着宝宝,拿上两人的光脑。见米恩出来,他把宝宝递给了米恩,自己又接过了米恩手里的行李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