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要变人型了?

米恩低下头去,看见本该是一只白色小抱枕的艾伦剧烈地变换着形态。抱枕的流苏边缘已经变成了白色的嫩枝,无力地颤动着。

“这就是要变人型了吗?”

被兰斯特迅速地从椅子上拉起来,米恩几乎是有点颤抖着地抱着艾伦宝宝朝着房子外面跑出去。

虽然房子被修建成了粉红色的公主城堡,但是作为植人的住宅,花园中的设施一应俱全。弗兰克先生坚决地制止了福斯特女士想把花园种满玫瑰花的提议,按照杀手树的喜好,他种植了一些灌木丛和几棵格外高大的乔木。

在花园的最中央,他细心地留了一块空地用来给艾伦宝宝举行成人式。在房子被建造成公主城堡的这些天中,一直在外面寻找更加肥沃的土壤。

米恩也知道这个弗兰克先生用心布置了很久的地方,抱着艾伦宝宝一路狂奔过去,他小心翼翼地把已经维持不住抱枕形状的艾伦宝宝放了上去。

几乎是在接触到了土壤的同时,艾伦就迅速地变成了杀手树原型,一棵洁白柔嫩的小树苗,迅速地扎进了土壤之中。兰斯特也跪在土壤旁边,伸出手轻柔地抚摸着小树苗细嫩的枝条。

这个过程中,需要身为父亲的兰斯特一直在旁边引导,艾伦宝宝才能正确而且顺利地变成人型。这个交流的过程是植人所特有的,用生物电来直接进行思维甚至是身体上的交流,米恩站在一边仔细地看着,可是却几乎什么都看不出来。

“没关系的……一定会很顺利的。”

福斯特女士对这个过程也是一头雾水,从她的角度,只能看见儿婿(?)跪在那里抚摸着变成了树苗的艾伦宝宝。虽然她竭尽所能地想过要找到一些资料来了解,可是如今萤火虫星球还没能连接上星网,她对整个过程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无所知。

感觉到儿子和自己紧握着的手汗津津的,她只能竭尽所能地找些话题来尽量分散他的注意力。

“艾伦宝宝变成人型之后……会和你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对吧?”

米恩点了点头。

不过,他此刻很难把注意力集中在和福斯特女士聊天之中,声音飘忽得几乎像是在梦呓:“对……植人和人类的结合,本质上是两种细胞体细胞的融合,不会发生基因重组……”

“宝宝植物的一面几乎完全是从兰斯特那边继承下来,可能会有小幅度的进化;从我的这一面也是……”

正因为这样,所以植人整个物种一直是有争议的。而且,也正是因为这样,两名植人的结合才会很难延续后代,他们的宝宝大部分情况下只会同时继承两名植人的植物一面,变成彻彻底底的植物而不是植人。

福斯特女士擦了擦米恩额头的汗,爱惜地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用力地搂紧:“也就是说,再过一会儿,我就能看见一个小小米恩出来了!”

“你小的时候看起来多可爱啊……眼睛又大又圆像是两颗黑葡萄一样,声音也软软糯糯地。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在一岁半的时候还不会说爸爸,一直都叫biabia……”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有人不停地在耳边絮絮地说着什么,米恩本来应该感觉到不耐烦和烦躁的。可是现在听着妈妈在说着这些,他刚刚有点急躁的心情却慢慢地舒缓了下来。

生命的奇迹,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的啊。

地上白色半透明的小树已经开始慢慢地收拢枝条了,那些柔嫩的枝条不熟练地慢慢抱拢在一起。虽然看不见土壤下面发生了什么,可是从那些土壤的起伏也能看出来,下面的根系想必也在努力地往一起收拢着。

白色的小树满满地变成了一只树桩模样,然后进一步细化,开始甚至已经能大概看出人型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兰斯特几乎要蹲在那里环抱住艾伦。

看着地上那棵晶莹的小树桩开始慢慢变得不透明,米恩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蛊惑了一样,他挣脱了福斯特女士的怀抱,快速地走过去,和兰斯特一起把手放在了树桩上面。

他发誓,他刚刚听到了艾伦在呼唤自己!

弗兰克先生看见米恩走过去,本来是想拉住他的,可是却慢了一步。

在植人的成人式过程中,一直都是只有植人一方亲自引导宝宝变成人型的,毕竟人型要变成什么样子是深深地植入基因的,可是这个变型过程却是后天需要引导的。

他往前走着,想要把米恩拉起来:“米恩!你别……”

福斯特女士在被米恩挣脱的一瞬间就满眼泪光,在她看来,这就像是亲眼目睹着自己的孙子出生一样奇妙!看着那个弗兰克小老头要去把儿子拉起来,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上前牢牢地钳住了弗兰克先生的脖子!

不得不说,在平时的时候,福斯特女士也是一名优雅大方的女士。但是如果有人因为这个就小瞧她的力气,那可就错了!

而且,在儿子面前的时候,母亲身份会对力量属性有百分之五百的加成的!

几乎没费任何周折,福斯特女士就顺利地把弗兰克小老头拖到了一个不会对米恩构成威胁的距离外。

“咳咳……咳咳……”弗兰克先生的脸都憋得通红,剧烈地咳嗽着,拼命地用手去试图掰开福斯特女士手臂的桎梏,“你松开我!成人式都是植人爸爸来引导的!小孩子变成人型的过程中不能出任何差错!”

“你休想!”

福斯特女士一瞬间有点代人自己的遭遇:“悄无声息地就掉包了……利用我们家帅气善良的小米恩生了个儿子,生完就想把我儿子甩开?!不可能!”

她的思维非常简单:“既然你儿子摸没事,那我儿子摸就不能有事!不准你瞧不起我儿子!”

弗兰克先生快被气死了,他并不是对米恩有成见,他只是担心这个过程出问题好吗?!植人数量一直十分稀少,甚至于生育过程中还有许多未解之谜,每个成人式都是严格地按照流传下来的方式做的!甚至连土壤面积的大小都有定例,万一这次出了什么……

虽然两名父母在后面几乎要大打出手,可是米恩和兰斯特却没收到任何影响。

兰斯特是一名十分缺乏常识的植人,在初为人父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宝宝生下来就会拟态。而有弗兰克先生这么一名负责的养父,他也没有去过度了解这些事情。

对于米恩过来陪着宝宝一起变型,他完全没有任何意见!甚至,趁着米恩不在意,他还偷偷地把自己的手覆盖在了米恩的手背上。

米恩丝毫没察觉到兰斯特小小的动作,他整个人都被震撼到了。

虽然并不是植人,可是他发誓,在把手贴到艾伦宝宝身上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可以和宝宝交流的!

那种感觉……十分奇妙。

不是具体的语言一样的交流,而就好像是他们可以彼此分享感情、感受,甚至是思想。

还有爱意。

他能感觉到宝宝身体上发生的不可思议的梦幻的变化,也能感觉到宝宝对于这种变化的好奇和不安。

但是这种不安,却在接触到亲人的思想的同时,慢慢地被安抚了下来。

甚至,通过宝宝作为媒介,他在那一瞬间居然还能感受到兰斯特内心的变化。没有任何负面的能量,一切都是温暖的向上的充满爱意的。

在这种时候,还需要说什么呢?

米恩慢慢闭上眼睛,感觉着兰斯特把自己和宝宝都环抱在了怀里。

“真是太胡闹了!!!”

弗兰克先生气得崩溃了!植人宝宝变成人的时候,必须要在周围留有充裕的空间,让他感受空气、阳光和土壤。这两个人抱得这么近,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放开我!”

植人本来就比人类的力气要大,弗兰克先生之前之所以毫无反抗地被福斯特女士直接拉走,其中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不想要伤害到福斯特女士。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索性直接背起福斯特女士冲了过去。

“你们两个快松开!要给宝宝留出……”

他焦急地把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新爸爸拉开,正想数落些什么,却在看见已经变成人型的艾伦宝宝一瞬间失语了。

艾伦宝宝笑得甜甜地。

“爷爷!”

.

和普通的植人不一样,杀手树的果子相当于胎生。也就是说,当宝宝在果实里面的时候,并不是以受精卵或者是胚胎形式存在的,而是以一个发育完全的胎儿形式存在的。

因为当初的兰斯特是拟态成了叹息树形态结果子,所以杀手树通常的一年成熟期被硬生生地延长成了和叹息树一样的三年。因此,虽然之前一直都不能变成人型,但是其实出生了的艾伦宝宝就已经是三岁大了。

这也是为什么,还没到六个月的时候,艾伦宝宝就已经变化成了人型。

刚刚还暴怒的弗兰克爷爷如今已经笑成了一朵花,他小心翼翼地抱起看起来和人类三岁宝宝差不多的艾伦宝宝,几乎是跳着飞进了房子。

米恩还没从刚刚那种奇妙的通感之中走出来,他现在最直观的感觉就是,看着天上地下一切东西仿佛都在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他转头看向旁边的兰斯特,心里有许多话想要说。

比方说他很感激有艾伦宝宝的出生;比方说他从刚刚的状态中感觉到了兰斯特的内心;比方说他现在终于彻底地原谅了当初的那件事……

比方说,他甚至可以给他一个开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