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1 / 2)

“快成了!”感觉到从金属杆上传来的震动,夹子嘴角一翘,手上一个使劲儿,便准备把那颗红宝石给拨弄下来——哪成想,他这一动作,那红宝石不仅没有被剥落下来,反而诡异的往内里一缩!

这是机关?!

夹子猛的便反应了过来,忙张开嘴喊了起来:“大家小心!有机关!”

他话音刚落,还不给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时间,一阵刺耳的轰鸣声便从墓室的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快离开墓室!”士程铭大喊一声,伸手便扯住了正好站在自己身边的士愖,拉着士愖便大步往墓室门口的方向跑去。见士愖被大少爷拉着了,庄诸堪堪收回准备拉着士愖的手臂,跟在士愖身后往门口方向撤离。

眼看差三五步就能出门了,士愖的瞳孔忽然收缩了一下,暗道一声不好。

方才他们进来的时候,他却是没有注意到这墓室的大门结构竟然又异,在门的上方,有一道隐蔽的裂缝,只怕是封门的机关吧...他们足足二十多个人,想要全部撤出去,恐怕有些困难了。

士愖这样想着,便立马扭头冲身后的人大声说道:“门口有机关!大家快——”

话音为落地,一道重重的重物落地声便响了起来,紧跟着响起的,是士程铭的咒骂声。就在他的脚刚要踏出大门的时候,从上方突然砸下来了一块石板!

要不是他反应快收回了脚,这会儿恐怕一只脚就要废掉了。

“该死。”士愖眉头紧拧,回头看向乱作一团的众人,心下一沉。

墓室的门已经封闭了,但是从房间四处发出来的声音仍旧没有停下。

这说明,还有机关在运作着。

或许是箭阵?又或许是毒气?总之,绝对是极为危险的机关。难道...他重生来的第一次下地,竟然就要死在地下了吗?他不甘心!他还有许多事还没有完成!怎么能就这样死掉?!紧咬着牙关,士愖的双手死死的捏成拳,大脑迅速转动起来。

眨眼功夫,所有人全都靠拢到了门板前边。比起其他地方,这里显然更安全一些。 “大少爷,需要至少三分钟才能把这块封石打开。”

已经开始在封石上布置炸药的士荣沉声说道。

三分钟,太长了。

士程铭知道,恐怕在打开封石之前,墓室里的大机关就会启动,他们面临的,将会是九死一生的局面。但是绝对不能放弃!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去争取一下。他表情冷肃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一旁一直安静的诡异的士愖。

“小弟...”士程铭的心情十分复杂,夹杂着浓浓的悔恨和愧疚。

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他说什么都会和父亲一样,坚决反对士愖下地。

耳边,大哥的声音把士愖从沉思中唤回了神,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忽然开口道:“大家别慌,我知道这是什么机关了!”他刚才一直都在努力回想附和现在情况的各种机关,还真别说,结合这个墓一开始出现的种种情况看来,他还真想到了一种情况。

“三少爷知道这是什么机关?!那会有危险吗?”

听见士愖冷静的声音,立马有人高声问道。

士愖扫视了一圈众人,端出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态,声音不大不小的解释了起来,“既然是机关,危险肯定是有的,但是只要大家做好准备,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时间紧迫,我就不啰嗦了,大家听好了,等下机关启动之后...”

这个酝酿良久的机关,有个蛮高大上的名字,叫做悬空阵。

机关开启后,墓室三面墙壁内部的机关便会运转起来,通过特殊的方式,将墓室的地面全部分割开来。既然叫悬空阵,那么名副其实的,这主墓室的下面,肯定是悬空的。大约是挖出来的空间,待机关运转完成后,墓室的整个地面便会下陷。

一般情况下来讲,悬空阵的下方,绝对不可能是刀阵之类的布置,因为是合着主墓室的整个地面一起掉下去的,所以布置了刀阵之类的东西也根本起不到效果。这个机关的目的,就是自毁。

所以下面基本上就是流沙之类的东西。

这对于古代的盗墓者来讲,是毁灭性的机关,但是对于采取现代化手段盗墓的他们来讲,倒是有办法解决的。他们下斗穿着的装备全都是军用装备,内力还有护甲,可以抵挡流沙之类的压力,还有防毒面具和氧气携带,足以支撑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完全可以打出通道避开被掩埋窒息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