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 / 2)

沉吟了一会儿,士愖还是决定靠岸。“把枪给我,慢点靠过去。”

要控制蛇像在水上一直保持平衡也是个体力活,他们两个这会儿都已经到极限了,必须要上岸休息一下。至于岸上疑似鬼火的亮光...应该只是磷火之类的东西。磷火的形成,其实就是人和动物的尸体腐烂时分解出来的磷化氢的自燃现象。

也就是说,岸上很可能有人或动物的尸骨。

说不定他们能在岸上找到些什么有用的线索。

时间很短,士愖却已经在心里边想了很多,他接过士荣递过来的手枪,装上弹后调整了一下姿势,做好了射击的准备。士荣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控制着蛇像朝着岸边划去...大概划了有五六分钟,两人终于看清了岸边的一些情况。

“我的天哪!”倒吸了一口凉气,士荣不由自主的惊叹出声。

在他们面前的哪里是什么所谓的岸滩!分明就是一座用尸骨堆砌的死人堆!

士愖拧了拧眉毛,冷声道:“下边是实地没错,上岸。”

虽然有些犹豫,但是士荣还是按照士愖的吩咐,把蛇像划到了那堆一望无际的死人堆旁边,小心翼翼的扫了一圈,找到了个勉强能落脚的地方。

一手端着枪,一手摸出匕首,士愖毫不犹豫的走上了岸。

跟在他身边的士荣自觉的拎起探照灯,对着周边的环境照了起来。这一照,士荣又忍不住咋了咋舌,“全都是人骨啊,这得多少死人才能堆出来这么大的场面...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三少爷,咱们真要往里边儿走吗?”

凝神观察了一遍,士愖点点头,开口道:“这里不是自然形成的积尸地,你看地势。这么多尸体肯定不是从河里冲过来的,也就是说,一定是有别的方式能把这么多人运到这里,说不定会是咱们离开这里的机会。”

“嘿嘿,三少爷厉害,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么多问题。”

小小的奉承了一下,士荣取下身后的背包,从里边掏出来了一些金属棍,迅速组装了起来。士愖抽空看了一下,发现士荣的手法跟夹子的差不多,不过他组装出来的东西像是棍棒武器之类的东西,并不是倒斗用的工具。

不一会儿,士荣的手里便出现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棍子,他抬手甩了甩,棍身发出一阵轻微的咔嚓声,竟然慢慢的变短了一些。“这东西是专门儿用来探机关暗道的,也能当成武器使,长短都可以随意操纵,这会儿用来探路正好。”

士荣扭头冲士愖笑了笑,解释道。

嗯了一声,士愖收回了视线,抬脚便朝着前边的尸骨堆走去。

另一边,庄诸等人顺着水流一直往前行进,气氛也越来越沉重了起来。

原本只有庄诸士程铭和士天翔三人的队伍已经扩充到了十来人。

他们所在的这条河道应该是主流,有不少人都被冲到了这边,他们一路上又遇见了好几个人,这些人有的运气好也找了东西依附着,顺水飘了下来,而一些运气不好的...士程铭的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在心底默念那几个人的名字。

在这个鬼地方,他连帮这些兄弟收尸的条件都没有。

他只能记下他们的姓名,等出去了...如果能出去的话,再替他们安置后事。

“前边分流了!”忽然,士天翔开口低呼道。

在他们前方十几米的地方,隐约可以看见河道似乎分成了两条,一条偏向左手边,另一条却是直流的。闻言,士程铭抛开心头的沉重,抬眼看了过去。

“大少爷,咱们怎么走?”

士程铭皱着眉头,开口道:“...还是顺着”这方向吧。

他话还没说完,却忽然被庄诸给打断了,“往左边!”

“恩?”

士程铭扭头看向这一路上都没开口说过话的庄诸,迟疑了一下,问:“为什么?”

按理来说,他们这一路的方向应该就是主方向,顺着主流走能出去的可能性当然更大一些,所以士程铭才决定顺着直流的那条往前走,庄诸这个时候忽然开口提出异议,着实让士程铭有些无法理解。

“我感觉少爷可能在那边。”抿了抿嘴,庄诸带着血丝的眼睛有些迫切的看向士程铭,“大少爷,你相信我,我真的感觉少爷在那个方向。”

忽然听庄诸提起士愖,士程铭的表情顿时僵了僵。

不过他并不赞同庄诸的想法,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士程铭对庄诸低声道:“庄诸,我知道你惦记三儿,但是咱们不能这么胡来,这么多兄弟都在。”尽管他也很痛苦,也很想不顾一切去寻找士愖,可是他不能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