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他没有夫人(1 / 2)

白堪有些担忧地看着董青卿,他腾出一只手来抚上董青卿的额头,但还没等他探查董青卿是否生病,董青卿就已经触电般僵住身体。

“你做什么?”

“看看你是不是生病了,这天气不热的。”白堪一脸认真。

董青卿感觉着额头暖暖的触感,喉间那干涩发痒的感觉更重了几分,他抬手把白堪抵在他额头的手拉了下来,“我没生病。”

白堪收回被握住的手,又偷看了眼董青卿,见他脸上并无怒气,不像还在生气,这才拍拍胸口松了口气。

之前确实是他做得不对,就算董青卿生气,那也正常。

“你怎么跑到草棚里去了?”董青卿转移话题,他向后退了一步,离白堪远些,白堪身周弥漫的那淡淡奶香让他心里烧得慌,也更加口干舌燥。

“我从未见过种植药草,觉得有意思,便过去看看。”白堪道。

“那边冷,不要呆太久。”

“好。”被关心,白堪甜甜地笑了起来。

看着白堪那灿烂的笑容,董青卿不再说话,只觉奶香萦绕鼻尖。

又在董家呆了一会儿,白堪这才开开心心的回了家。

他回到家时,白林元正送青先生上马车,青先生本来是早上就要走的,却被雨给耽误了。

下人帮着把东西搬上马车后退到一旁,马夫则是上了马车,随时准备出发。

“路上慢些。”白堪见状连忙上前去叮嘱。

他虽然有些怕青先生,但无疑还是喜欢青先生的。

青先生点头,眼神温柔了下来,“你也多注意些,最近换季,更加要注意保暖。”

这话说完,青先生又看向白林元,同样交代了几句后,这才让马夫驱着马车,顺着大道向着镇外而去。

青石板路湿漉漉,马车车轱辘碾在上面,留下两行水印。

青先生原本是个游方道士,遇着白堪后才在附近山里的道观里挂了名,十多年的时间过去,如今他已是道观的观主。

平日里他不住在白家,而是住在山上道观里,这次来白家主要就是为白堪点痣,他每年也就这时候会来白家,十多年来一直如此。

送走青先生,白堪忍不住道:“应当多留他些时间的。”往常白家总会留他多住些时间。

白林元摇了摇头,他收回看向马车的视线,转而看向旁边的白堪。

“怎么?”

“是你爷爷最近身体不好,所以他才急着回去。”白林元道。

老爷子今年都七十多了,再加上年轻上战场的时候落了一身的伤痛,虽然如今精神头还不错,但年纪毕竟摆在那……

这些白林元本来是不准备这么快告诉白堪,但现在却改了主意,也好让白堪提前作好心理准备。

白堪闻言,果然立刻就变了脸,“爷爷他……”

“暂时没事,就是身体有些虚。”白林元不等白堪开口说要去看望,就出声阻止,“如今白家事正多,忙过这段时间再说。”

大概也是因为年轻时上过战场见了不少生离死别,老爷子上了年纪之后就越发信天命,所以早早的就去道观清修去了。

正好青先生所在的那道观不大,算上青先生也只有两个人,多个人倒也显得热闹,白家也就由着他去了。

之前白家有他的福泽罩着倒平安无事,但等老爷子一走,白家怕是就要变天了,到时候担子就重了。

现在他还能帮着分担一部分,但再过几年恐怕就都要落到白堪身上了。

白堪嘴巴张了张,却没能说出话来,他心思通透,自然明白白林元的担心。

因为这件事,白堪这一夜都忧心忡忡。

第二日一大早,吃完早饭,白堪就跑去了草棚那边。

药草的种植提上行程,准备工作结束后,从今天开始大师傅们就要安排种植了。

白堪到的时候那边已经到了许多人,前前后后加起来少说三四百,看着还挺壮观。

人到得差不多后,大师傅就安排起来,一部分人被安排去地里垒土挖沟,剩下的人则是被叫着聚在一起教了怎么种药草。

今天种的药草是前几天就育好了苗的,一种用来治湿气的药草,药草名镇上大部分人都听过,但却没什么人见过它幼苗的模样,所以人群还挺热闹。

大师傅口述完又亲自示范了一番后,才让四周那些人那竹篓取了幼苗,开始种。

白家找来的这些人本来就是农户,虽然没见过药草也没种过可种地都是一把好手,真的上手时学得很快,看得一旁那些大师傅连连点头。

大师傅教那些人怎么种的时候,白堪在旁边认真地听着,然后牢牢的记在脑海中。

学习完,白堪也从旁边拿了个装着幼苗的小篓子捆在腰间,然后挽起袖子找了新垒的土,开始种了起来。

新育出来的药草才手指高,大多数药草顶端就长着两片绿油油的新叶,胖乎乎的厚厚地看着有些肉嘟嘟的,十分的可爱。

白堪以前没下过地,种起来的时候有些笨拙,不过看着被自己种成一排的幼苗,白堪还是觉得很有成就感。

董青卿吃完早饭过来看开工时,远远的就在人群中认出了玩得正开心的白堪。

与身旁的大师傅说了两句后,董青卿便向着白堪走去,来到白堪身旁,他直接把人给提拎着后领到一旁去洗手。

草棚旁,董青卿把从白堪腰上解下来的篓子放到地上,又用水瓢舀了水,然后看着白堪,“手伸过来。”

白堪连忙把自己两只被泥糊得黑黑的手伸出来,就着董青卿给倒的水开始洗手。

直到把白堪两只手洗的白白的,董青卿才放下水瓢,“你跑去凑什么热闹?”

前几天一直下雨,水气重,再加上早已进入了秋降了温,满是水的泥巴都是冰的,踩在地上都能感觉到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