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他要去求亲(1 / 2)

001.

几乎没什么家具的屋子, 一看就知道没人常住的冷清布置,旁边的柜子上甚至还有一层薄薄的灰尘。

这些他之前来的时候就已经看见, 那时他还觉得奇怪,当是董夫人不喜欢置办这些东西。且董家搬家到这边也还不久, 屋子空荡些也正常。

如今看来,却是他蠢得可以。

这么明显的破绽, 明明都已经看见了, 明明都摆在眼前了, 他却非要装作不知道。

白堪脸色煞白地站在屋子中,愣愣地看着那空荡荡的床板。

不多时后,他身后便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董家管家带着一群人赶来。

进了院子来到门前, 看到站在屋子中的白堪,管家独自一人走了进来,“白少爷?”

白堪回头看去,他视线在门外那群人中扫过,董青卿不在里面,而其他人则都是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没什么。”白堪喃喃。

外面的下人越发不解,管家却是有些不安犹豫起来, 那些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管家却大概猜到。

昨天的事情他有参与,虽然董青卿没有解释,可他也不是傻子。

“我先回去了。”白堪说着便向着门外走去。

他才出门, 董青卿便急匆匆的从门外进来。

进了后院,他远远的就看见白堪,“你……”

董青卿快步来到白堪的面前,白堪刚从小院中出来,他一靠近这边就看见那敞开的房门,脸色瞬间就变了。

“你怎么在这里?”董青卿故作镇定。

白堪没有理他,继续向着董家大门的方向走去,要离开。

白堪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董青卿那,从那空荡荡的屋子出来之后,他只觉得脑子中乱哄哄的一片混乱。

董青卿没有夫人,可如果董青卿没有夫人,那他昨天见到的人是谁?

而且董青卿为什么这么做?

白堪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点,董青卿若是没有夫人,为什么又骗他?甚至还不惜演一出戏来戏弄他。

“我送你回去。”董青卿跟上。

“不用。”

“你先听我说。”董青卿上前两步拦在了白堪的面前。

白堪见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胸口,总算抬起头来,他直视着董青卿的双眸。

平时的白堪一双黑眸总是清澈,犹如雨后初晴的天空,如今的他,那双黑白分明的黑眸中空空荡荡一片黯然,不见任何光晕。

被白堪直直的毫无温度地看着,董青卿只觉得胸口一紧,一时间有些呼吸不过来,他到了嘴边的话也全咽了回去,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白堪绕过他,缓缓向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董青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迟疑片刻,还是硬着头皮追了上去,“我可以解释。”

白堪停下脚步,他看了过去,“你成亲了?”

董青卿讶然,“没有。”

白堪点点头,又道:“你有夫人?”

“……没有。”

“你在骗我。”白堪如同陈述事实般说着,语调不急不缓,也毫无起伏温度。

董青卿想说点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反驳,白堪说的全都是事实。

白堪继续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这次董青卿没有再追上去,因为他知道就算他追上去也说不清。

从结果来说,确实是他骗了白堪没错。

管家从院子中出来,见白堪独自一人往大门口走去,他想要追上去,走了两步又倒了回来,“当家的……”

董青卿脸色铁青,没有理会他,他两只眼睛紧紧的锁在白堪的身上。

临走到大门口,白堪停下脚步,他回过头来问道:“这样耍我很好玩是吗?”

说话时,白堪依旧面无表情,语调也依旧是他平日那不急不缓的调子,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在生气还是开心,就是莫名的让人瘆得慌。

董青卿看得难受,他想要上前去抱住白堪安慰一番,可这一切本就都是他造成的,错在他。

“我没有这样想过。”

“看着我当真以为自己喜欢上了你夫人,然后一个劲在那里像个傻子似地团团转,想来一定特别的好笑。”白堪道。

他想了想,若是自己遇上这种事,肯定也会捧腹大笑,毕竟这天底下这么傻的人可不多见。

“我从没这么想过。”

“那为什么骗我?”

话出口,白堪突然就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突然想起来,似乎从头到尾都是他一厢情愿。

是他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董青卿的夫人,甚至还在董青卿面前酒后醉言吗,为此愧疚许久。

这么说起来,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他自己太傻,怪不了别人。

“让你见笑了。”

白堪浅浅地勾了勾嘴角,再次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董青卿静静地看着,见白堪离开,他回头对旁边的管家交代了两句,让他派人看着白堪回家。

吩咐完,董青卿回了大厅,他一屁股跌坐在凳子上,仰着头望着屋顶。

白堪这么快就发现事实,这点让他惊讶,但同时却也让他松了口气。这件事的起因本就是白堪的误会,能解开误会他也就不用再陪着演戏。

可这个误会解开,董青卿并没有开心起来,一颗心反而异常的沉重。

白堪离开时的表情他记忆深刻,他那是真的生气了,和以往的小打小闹不同,这一次白堪怕是不会再原谅他。

惹白堪生气,董青卿不想如此,可让他解释,他却又不知道该怎样解释。

告诉白堪他不光是没有夫人,甚至白堪喜欢的人也是不存在的,而他那天看到的还是的男人?

在谎言和欺骗之后,他再告诉白堪他喜欢上的其实是个男人?

莫说白堪信不信,就算白堪信了,怕是也只会觉得恶心至极。白堪会把他当作女人,本就说明他喜欢的是女子而非男人。

独自一人坐在大厅中,董青卿脑子里乱哄哄的。

误会解开他本该开心,可他却越发的烦躁不已,他脑海中不断浮现之前白堪那面无表情的模样,挥之不去。

烦躁至极,董青卿猛地站起来,他一把把桌上的茶杯扔到地上,陶瓷的茶杯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把站门口的下人都吓了一跳。

白堪这次生气,定然恨死他了!

砸了杯子还不足以缓解董青卿心中的难受,他回身又一脚踹在凳子上。

凳子是实木的,他用尽力气踹下去,脚上立刻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董青卿却觉得解气。

想着白堪之前看着他的眼神,董青卿就恨不得把胸腔里那一直翻腾着的心脏也挖出来踹上两脚,白堪肯定不会原谅他了!

董青卿脾气不见得有多好,但也从来不曾这般发火。

见他如此,董府上下全都沉默,就连管家都不敢进门来。

街道上,从董府离开后,白堪便麻木地顺着街道向着白家走去。

街道上人来人往,不少人见到他脸色苍白,都主动询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若是往常,他必然要回以笑容然后解释一番,但今天他却没有那心情。

面无表情地向着前方走去,白堪胸腔中涌动着的全都是怒火,被人看笑话的怒火,被欺骗的怒火。

那火不断的燃烧着,似乎连他的身体都灼烧起来,让他全身上下都发痛。

“你怎么在这?”陆清野本在街上闲逛,见到白堪,连忙走过来打招呼。

话出口,陆清野才发现白堪脸色有些不对,“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去叫人?”

白堪没有理他,只继续向前走去。

“要不我先带你去董府?”陆清野建议,这里离董府更近。

白堪停下脚步,他看向陆清野。

“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堪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陆清野被问得一愣。

“董青卿到底有没有夫人?”白堪问,还有昨天他在房间见到的人到底是谁?

虽然董青卿说他并没有夫人,可是昨天他在屋里见到的人,却让他有一种就是他要找的那人的错觉。

那种感觉他还记忆犹新,难道这也是假的?

“这些你要去问董青卿。”陆清野见白堪脸色不好,也收敛了几分笑容。

“你不是说他没有夫人。”白堪直直地盯着陆清野,现在回忆起来,说董青卿会虐待他夫人的是陆清野,说董青卿没有夫人的也是陆清野。

“我那只不过是开个玩笑。”陆清野要笑不笑,颇有几分不正经。

白堪微微皱眉,他从第一次见到陆清野起,就不是很喜欢陆清野,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要趁着混乱打陆清野一拳的原因。

陆清野给他的感觉很不讨喜,甚至让他讨厌。

“你要没事,那我就先走了。”陆清野摇了摇手里的扇子,转身就准备离开。

“是你把董青卿要来白家镇的消息泄露出去的。”白堪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语气温和,并不急促,却莫名的让人察觉到几分寒意。

本已经转身离开的陆清野闻言,脚下的步伐停住,再回头时,他脸上已经没了之前那不正经的笑容。

不笑时的陆清野,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更多了几分戾气,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好相处玩世不恭的感觉。

“你在胡说什么?”陆清野问。

“董家想要和白家合作的消息,也是你泄露出去的。”白堪直视他的双眼,毫不畏惧他眼中的戾气,“甚至之前的刺杀,都有你一份功劳,我没说错吧?”

陆清野眉头皱紧,他打量着白堪,眼神不善,“话可不要乱说。”

“之前在树林的时候,你突然说要离开,然后你一走那些黑衣人就来了,这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

“那又怎么样?”陆清野冷笑,“就凭这个,你就认定是我?我就说是个巧合,你又能如何?”

“那一次董青卿遇险差点死掉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你作为他的朋友,明明知道却故意装作不知道,不觉得太刻意了吗?”

之前陆清野请吃饭的时候,白堪就试探过他,陆清野却在他们面前故意装作不知情。

那时候白堪就确定了,陆清野才是董青卿身旁的奸细,才是那个泄露他行踪的人。

陆清野不语。

“你们不是朋友吗?”白堪又道。

这一点他也很不明白,陆清野为什么要这么做。

“朋友?”陆清野又笑了起来,皮笑肉不笑那种,“谁跟他是朋友了,你觉得董青卿这样的人会有朋友吗?”

白堪皱眉,陆清野的话让他本能地不喜欢,觉得不舒服。

董青卿这样的人?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已经发现了吧,董青卿根本就没成过亲,更没有什么夫人。你知道他为什么之前没有解释,而是任由你误会下去吗?”

白堪不语,只是静静看着陆清野。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么做对他来说有好处。”陆清野笑了起来,这次他笑容中带着几分得逞,因为白堪脸色更难看了。

“你的误会,让你们拉近了关系,也拉近了董家和白家的关系,从结果来说,白家也确实是把地租给了他,不是吗?”

“既然有好处,他为什么要解释?”

白堪皱眉,他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攥成拳。

陆清野又道:“我和他也只不过是互惠互利的关系罢了,嘴上说是朋友,你倒是去问问他真的当我是朋友吗?”

“我父亲是异姓王,我算起来也能称得上一声王爷,我会跟在他的身边不过是我父亲的意思,和他做朋友也是。我父王想要钱,董青卿想要权。”

“既然根本就不是朋友,只是互惠互利,我当然要把利益放到最大。”

“南江成家想要董青卿去死,我想要南江成家,提前卖几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白堪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地听着。

这件事他之前一直觉得不解。

董青卿显然多少也猜到这件事跟陆清野脱不了关系,但是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放任一个出卖自己的人在身边,董青卿不像是这么傻的人,可他却做了。

白堪原本还只觉得奇怪,虽然他早就已经察觉到这些,却还是觉得董青卿是个可深交之人,但如今陆清野这一席话下来,白堪却犹如一盆凉水当头泼下。

董青卿连一个出卖他甚至差点害死他的人,都可以因为有利可图而放在身边,那哄哄他开心算得了什么?

002.

白堪站在原地,脸色不断变化。

陆清野笑笑,又说了两句之后便转身离开。

那之后,白堪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的家,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坐在家里。

不想见到董青卿,白堪就没再去药田那边,接下去一连好几天都待在了家里。

白堪没去药田,药田那边几个与他熟悉的大师傅见他没来,都有些担忧。

白堪身体不好一直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突然不来,众人能想到的第一个原因就是他病了。

几个大师傅也问了在地里做事的人,但都没问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那些工人都是白家从附近招来的农户,并不是直接在白家做事的下人。

没打听到消息,几个大师傅正琢磨着要不要去白家问问,远远的便看见董青卿来了地里。

几天下来,大部分的地都已经翻种完,种子和幼苗都已经播种好,大师傅们都在忙着做第一阶段收尾的工作。

董青卿来这里,也是来看看播种这一阶段有没有什么问题。

见到董青卿,几个大师傅都放下手上的事情围了过去。

草棚里,几个大师傅张望了一番,没看到白堪,不等董青卿开口就有人先问道:“白家少爷怎么没来?”

董青卿动作顿了顿,“他不是和你们在一起?”

就是因为知道白堪天天往这边跑,所以他这几天才没有来这里,以免惹得白堪更加生气。

“这几天白少爷都没来,我们都以为他病了,怎么,当家的你也不知道?”

董青卿和白堪两人走得近,白堪生病董青卿竟然会不知道,这倒是让他们有些惊讶。

闻言,董青卿忧心的朝着白家镇的方向看了一眼,只片刻后他交代了两句,转身便向着镇上而去。

回到镇上,他并没有直接回董府,而是去了白家。

到了白家,董青卿说明来意,下人进去通传,但他再出来时却带着一脸的为难。

“怎么?”

“少爷说他有些不舒服,刚刚已经睡下了。”

董青卿瞬间明白过来,白堪就是不想见他。

“他最近没事吧?”董青卿问道。

“少爷最近挺好的。”那下人疑惑地看了董青卿两眼,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知道白堪没事,董青卿这才离开。

之后几天,董青卿每天都去药田那边,每次去都不忘询问白堪有没有去过,但白堪就好像是特意避开他似的,那之后就再没去过。

不只是药田,就连他几次去董家拜访,白堪不是已经出门就是睡着。

次数多了,再加上之前的事,董青卿更加肯定白堪就是在避开他。

知道自己当真被讨厌,董青卿苦笑间也有几分失魂落魄。

虽然早就料到可能会变成这样,可真的变成这样时,他却发现他没有预料中的淡然。

一想到被白堪彻底讨厌,甚至避而不见,董青卿总是一阵心慌,有时走着走着莫名的便会走到白家附近。

白家镇所处的位置偏南,一入秋,天气就见着天的变化。

十月的时候,树叶落尽,天气已经有几分冻人,街上的行人大多都穿上了厚厚的衣裳。

白堪从后门出来后,走了没两步又跑回去加了一件衣裳,这才缩着脖子向着镇上走去。

来到镇头,嗅到空气中那甜甜的奶香,白堪小跑了两步,来到了他经常光顾的那家卖奶豆腐的小摊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