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恋爱了(1 / 2)

001.

被白堪那样注视着, 董青卿心里莫名的一阵慌乱,但他还是抓紧了白堪没有放开。

“怎么?”白堪依旧是那要笑不笑的模样,他直直地看着董青卿的双眸,像是要透过他的眸子看进董青卿的灵魂深处。

董青卿微微侧头, 避开白堪的视线。

他不想让白堪去找那个女人, 他虽然不知道陆清野到底在搞什么鬼,但他既然敢带白堪来, 肯定有一定把握, 若白堪真的误会了……

“你要找的人我知道在哪里。”董青卿听见自己的声音。

“哦?”

“不是那成衣店的人。”董青卿鼓起勇气抬起头来, 却撞见白堪依旧是那要笑不笑的模样。

他心跳突的慢了一拍,莫名的有些慌了, 也莫名的有几分害怕, “你知道……”

“知道什么?”白堪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 一脸的茫然。

董青卿直直打量白堪,不明白白堪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半晌后他深吸一口气, 继续之前的话题,“那天我在树林中遇袭,身上沾了血, 所以就想着在附近找个地方清洗。”

顿了顿,董青卿在白堪那不变的神情下继续说道:“……没想到那时候会遇见你。”

他更加没有想到,白堪居然还误会了。

一开始他只是惊讶白堪看见他就跑掉,后来知道白堪误会,他也只觉得好笑,直到后来他一步一步深陷, 直到他没有机会再解释清楚。

话说完,董青卿脸色有几分苍白。

他紧张地看着面前的白堪,试图从白堪的脸上读懂白堪此刻在想些什么,但白堪脸上依旧是那要笑不笑的笑容,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你……”董青卿那瞬间有些慌了神。

不安的心脏也怦怦直跳个不停,让紧张和不安愧疚在他胸口发酵,让他四肢都变得发软。

时间一点点过去,每过去一瞬,董青卿就越发不安一分。

他宁可白堪冲他发怒冲他大吼甚至打他,都不想看白堪这一言不发的模样,这让他害怕。

许久之后,白堪才总算开口,他说出口的话却让董青卿越发不安。

“你曾经答应过我,不会再骗我。”白堪道。

“我……”董青卿无法解释。

“所以你还是骗了我?”

董青卿不敢去看白堪的双眼,不用看也知道,白堪此刻定然愤怒无比。

被欺骗的愤怒之外,肯定也还有恶心。

想想自己暗恋了这么久的人,竟然是个男人,而这个男人还瞒着他不告诉他,让他追逐幻影这么久,若是他,他也得生气。

董青卿想说点什么平复白堪的怒气,可心里能想到的却都是自己的过错。

越想心中越是冰冷,他缓缓放开了抓住白堪的手,那手松开后,无力地垂在他的身侧。

他手指动了动,试图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最终却还是无力地垂下。

白堪生气了。

白堪肯定不会再原谅他了。

白堪说不定正一脸厌恶,觉得恶心想吐。

他答应过白堪不再骗他,可却一再骗他,甚至就连现在他都没有说实话。

若是让白堪知道,他不光是骗了他,如今还喜欢他,白堪大概真的会恨不得他去死吧!

董青卿勾起嘴角笑了笑,喉间却是一片苦涩。

他深呼吸了一口,屏住呼吸,等待着欲来的风雨雷电。

“但是你还是骗了我,是与不是?”白堪问。

董青卿身体颤了颤,他点了点头。

“既然骗了我,那你准备怎么补偿我?”白堪又问。

“你想怎样?”董青卿听见自己的声音,但那声音却与他的声音不同,那声音十分的沙哑低沉。

无论白堪说什么,他都不会拒绝。

董青卿等待着,他面前,白堪微微挑眉看着面前的董青卿。

他要笑不笑的一张脸有些绷不住,好在此刻董青卿也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董青卿虽不是那种嚣张之极的人,但也是自尊心极强,不会轻易低头的存在,此刻,董青卿却在他面前低着头。

让这样一个人在自己面前折服,低头,承受,白堪眨巴眨巴眼睛,有几分成就感。

白堪静静看着面前董青卿的发冠,脑子放空,竟有了几分想要伸手摸摸的冲动。

白堪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后,选择转身走掉。

如果不是他故意如此,董青卿是不是就准备一直瞒下去?

唯独这一点,董青卿若不准备解释清楚,那白堪绝不会轻易原谅。

道歉也不原谅!

唔,如果很认真的道歉的话,他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走过大门,进了屋内,上楼梯时白堪一步跨两个台阶,嘴角止不住地勾起。

找到自己要找的人,白堪无疑是雀跃兴奋的,而知道那个人是董青卿后,白堪嘴角就没平过,一直勾起弧度。

回到房间,白堪努力板着一张脸告诉自己该生气,可没一会儿就又傻笑了起来。

之前那在他脑海中一直模模糊糊的画面逐渐清晰,那张他总也看不见的脸,清楚的和董青卿的脸重合。

想着董青卿那张脸,想着脑海中那一幅美人出水的画面,白堪往床上一倒,抱着被子打了个滚。

从被子中探出头来时,他耳朵都已通红。

那画面在他脑海中越发的清晰,清晰到他甚至能回忆起那人的腰线。

水中的人已经起身出水,水面挺低,所以……

白堪一把盖住自己的脑袋,想到脑海中那画面,他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熟了,鼻子也烫烫的。

“唔……”把自己整个人埋在被子里的白堪撅着屁股趴着,他睁开眼睛闭着眼睛,在他怀里的被子都变成董青卿的模样。

楼下,院子中。

董青卿未曾想到白堪会转身就走,直到白堪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他向前跨出一步就要去追,但走了两步脚下步伐却又停下。

他彻体发寒,如至冰窖,喉间发不出任何声音。

夜里,白堪一夜都睡得不安稳,总是梦见那记忆中从来没有回头的佳人回过头来。

他顶着董青卿的脸,站在水中,身上都是水汽,他还冲着白堪笑。

白堪往那边走去,他进了水中,又走啊走,最终来到董青卿的面前。

他伸出手去,手指轻轻拂过董青卿的面颊,慢慢向下,划过喉咙。

他慢慢地向着董青卿靠了过去,他紧张地屏住了呼吸,要吻上面前那张唇。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

门口传来他父亲白林元敲门的声音,马车已经备好,马上就要出发。

“你没事吧?”白林元看着裹着被子来开门的白堪。

白堪摇了摇头,把自己整个都藏进被子里,他脸颊红彤彤的,眼睛里也还带着些水汽。

“没事就好,准备一下,下来吃早餐,吃完我们就回去了。”白林元话说完,关了门。

房门一关上,白堪就把自己又埋进了被子里。

他变坏了,他脑子里竟然会想那些旖/旎之事,明明之前不知道那个人是董青卿的时候他都不会这样。

“都怪他!”白堪脸红红的掀开被子,起床穿了衣服。

咚咚咚地踩着楼梯下了楼,白堪远远就看见董青卿和白林元两人坐在一张桌前吃东西。

白堪起的有些晚了,白林元和董青卿已经开吃了一会儿。回程的马车就在门口等着,他们一吃完就出发。

白堪踩着地板咚咚咚的过去,在离董青卿最远的对面坐下,然后拿了面前的馒头就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

注意到白堪这恶狠狠的模样,白林元笑着让旁边的小二端了一碗粥过来,“慢些吃,喝点粥,不要噎到。”

董青卿却是瞬间食不知味,白堪从头到尾都没看过他一眼。

吃完饭,白堪抹了抹嘴,他冷静下来再去看时,董青卿已经提前上了马车。

因为要一起回去,所以董青卿索性就直接坐了白家的马车。

董青卿昨夜彻夜未眠,他也不是没想过自己单独回去,这样便可以不招白堪厌恶,但他终究没能开口。

他不想避开白堪,也不想被白堪避开。

白林元先上了马车,随后是白堪。

白林元上马车之后,坐到了董青卿对面,白堪上来进门后,左看看右看看,走到董青卿身边坐下。

“出发吧!”白林元掀开帘子对外面的马夫说道。

白林元来这边的时候带了不少人过来,回去的时候也是浩浩荡荡一大队。

一行人出发,迎着晨曦向着京城外走去。

京城很大,出城没有那么快。

白堪听见外面热闹的动静,掀开帘子探出头去,打量着外面的热闹。

白堪喜欢热闹,他不怎么能出门,对于这样的机遇就更加喜欢。

来的时候为了整陆清野,他大吃大喝大手笔游玩,回去的时候就更加念念不舍。

“你喜欢?”董青卿搭讪。

白堪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董青卿靠得太近了,让他一下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

白堪坐直了身体,不再看外面。

董青卿却误会,以为是白堪要躲着他。

“你要是喜欢,我以后经常陪你来玩。”董青卿说道。

白堪又看了一眼窗外热闹的景象,没说话,但也没拒绝,他还记着要生气这事。

要是不让董青卿长点记性,以后董青卿总想着骗他,那可不行!

队伍离开京城,白堪被马车晃得有些晕乎乎的,再加上马车内放了暖炉,格外的暖和,他靠在马车上打起了瞌睡。

不知多久后,怎么都睡不舒服的白堪突然找到了一个温暖的东西,他迷迷糊糊的整个人放松,靠在了那东西上,然后睡了过去。

马车内,董青卿侧头看着整个人都靠在自己身上睡得正香的白堪,紧锁的眉头舒缓了些,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

他伸手扯了扯白堪身上的披风,把白堪盖得更结实些。

做完这些,董青卿便静静地看着白堪的侧脸,看着他的睡颜。

白堪睡得很香,也睡得很沉,不知昨夜都去干了些什么。

董青卿正看着,白堪旁边突然多出一道人影,原本坐在对面的白林元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

白林元在白堪另外一边坐下,他冲着董青卿笑了笑,然后把睡着的白堪往自己那边拉去,让白堪靠在自己的身上。

“幼子无礼,还请懂当家的不要介意。”白林元一边说话,一边替白堪整理身上的衣服。

董青卿感觉着身上原本属于白堪的温度渐渐冷去,心中莫名的变得空落落,仿佛缺了一大块。

董青卿不语,白林元也没在说话,替白堪整理好了披风后,他让白堪靠着自己睡觉。

马车中,气氛逐渐归于安静,只剩下马蹄声和车轱辘声。

离开街道后,清晨的路上,除了雾气便无其它。

董青卿静静看着白林元,他伸手拉住白堪,把人拉回了自己身上。

“路途还长,你也先休息休息。”董青卿道。

话说完,董青卿不等白林元反应,就替白堪调整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半抱半搂的护着白堪,不让他被白林元抢走。

白林元见状,眼中都是惊讶,随即他嘴角抽了抽。

董青卿对白堪好得过了头,竟都敢和他这个当爹的抢人。

002.

白堪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他又饿了的时候。

清醒过来的他,一边吃着干粮,一边奇怪地看着他父亲白林元。

也不知道他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些什么,白林元在他醒了之后就立刻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不止如此,他还一直戒备地看着董青卿。

董青卿则是毫无变化,他挺直了背脊坐在一旁,无视白林元的戒备。

吃饱喝足,白堪茫然地看了看两人,没有理会,掀开窗帘朝着外面看了去。

京城这边的风光与他们白家镇大有不同,就连地里面种植的作物也有很大的差距。

白家镇那边多种小菜、麦子、土豆、油菜一类,京城这边却更多种植水稻类,远远望去地里都是刚刚种下的绿油油的稻苗,似乎就连空气中都带了几分水稻的味道。

一路走一路看,回到白家镇时,白堪最大的感觉就是亲切。

“还是咱们白家镇好。”下了马车,白堪双手举过头顶,伸了个懒腰。

“那是自然。”白林元也道。

董青卿看着旁边的人把他们带回来的行李从马车上拿下来,也准备说点什么,一旁白林元就已经拉着白堪走掉。

白林元带着白堪向白家而去,走得远些了,白林元有些奇怪地开了口,“你和他吵架了?”

白堪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望着他没动的董青卿,认真地点了点头,他生气了,两碗奶豆腐都哄不好的那种!

“你……”白林元想说点什么,但想了想却又没能说出口。

他们回到白家镇时,天气已经过了最冷的时候,转而进入了多雨的春季。

雨水一多,地面就潮湿泥泞,看着有些脏兮兮的,空气中也带着泥土的味道。

往年这个时候白堪是不喜欢出门的,太冷,也不舒服,但今年却不同。

回到镇上休息了一天,第二天,白堪大清早就出门,他要去山上看看。

“早点回来,不要在那边呆太久,山里面的空气湿也比较冷,容易生病。”白林元叮嘱,说话间他让人去马厩那边牵了白堪的小马过来。

“好。”

正说着,只见青先生走过。

见白堪要出门,青先生停下脚步,“要出去?”

“嗯,我去山里看看。”白堪解释。

“小心些。”青先生也如白林元般叮嘱。

白堪笑着点头,接过小马的缰绳,摸了摸马的脖子。

“找到你要找的人了?”青先生看到白堪脸上止不住的笑容问道。

“嗯。”白堪点头,然后抑制不住的嘿嘿傻笑起来。

“找到了?”白林元惊讶,他竟然都不知道,“是谁,告诉我,我立刻让人去提亲。不,还得先联系媒婆。”

白堪有个喜欢的人白林元是知道的,但这次去京城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堪早就已经跟他说过,所以他就压根没往这方面想。

白堪被问得有些害羞,想了想,没有回答,只是嘿嘿地笑了起来。

下一刻,白堪翻身上马,骑着小马向着山里跑去。

“这是怎么了?”白林元不解,他还等着白堪告诉他那人是谁呢。

“……恋爱了。”青先生道。

白林元闻言,他看看白堪的背影又看看青先生,觉得有些受到了打击。

白堪已经长大,这一点他早就知道,白堪有个喜欢的人,他也知道,但直到此刻,他才有了一种清晰的白堪已经要离开他的认知。

白林元哭丧着一张脸,有几分委屈地看着青先生,“喝一杯?”

青先生无奈地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马背上,白堪心情大好。

他上一次去山里的时候,还是大师傅们刚刚开工的时候,现在他回来,山里的工作却都已经快要做完。

白堪准备趁着收工之前再过去看看,也正好见识见识这药草种植好后的模样。

小马咚咚地跑着,速度不快,白堪来到山里的时候都已经是半上午。

前两天连着下了两天雨,今天天气却不错,阳光明媚,温煦的阳光透过树枝投射到地面,配上那已经开始冒芽的野草,别有一番味道。

“白少爷来了?”

“嗯,你们忙,我四处看看。”

白堪与在山里做工的工人们打了招呼,自己在四周走动起来。

地上还带着水迹,许多草丛里草叶子上都还有露水,白堪避开那些水多的地方走。

山里的变化很大,那些原本被砍的树桩现在都堆放在了一起,平平地摊开,远远望去一片一片的。

白堪走近了看了看,木头上散发着一股雨水和腐烂树叶的味道。

木头间现在还看不见又药材,但这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想来也等不了太久。

白堪正打量着,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是董青卿的声音。

他本能地朝着那边看去,果然在那边看见穿着一袭青衣的董青卿。

董青卿应该也是在家里休息了一天之后,过来这边视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