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海豚发绳11(1 / 2)

这样追男神 涂小姐 2719 字 6个月前

“怎么回事?”朴智熙根本没有准备去听这句话,虽然她不是当事人,但是却也能感受到她的心惊与慌乱。不过,朴智熙还是决定做那个在些些许许事情中唯一的冷静之人。

“最近发现她吃东西的时候都有一种呕吐的倾向,所以觉得可能是怀孕了。”朴欣泽说完之后抬头看了一眼那棵仍旧未落叶子的不知名的树,不断地用手肘捶打着树干,弄得树上的叶子摇摇欲坠。

“你俩是傻子吗,这样就算怀孕啊,她有没有来大姨妈啊,最近?”朴智熙知道询问这些根本没有可靠的依据,只是在最终确定之前应该通过已知的来决定应该以怎样的心情去迎接这种结果。朴智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慌。

“什么叫大姨妈?”朴欣泽疑惑地问道,很显然这种无知不是装出来的,只是到了现在他这种问法是表明他很欠抽吗?

“月经!还有你们不会用测孕纸试一下嘛,连医院都没有去检查过,你就跑过来说她怀孕了?”朴智熙现在已经对朴欣泽彻底无语了。她不知道朴欣泽在这段爱情里面扮演者什么角色,只是朴欣泽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已经跌落谷底。自己为什么当年会那么傻,这种男人简直令人崩溃,而且这种崩溃的男人都竟然那么的荒诞。令人唏嘘。

“哦。”朴欣泽似乎在仔细地回忆着什么。他也可能是太过焦急了,或许是肩头的责任让他多了一些猜疑与沉重。这或许是一个玩笑,虽然朴欣泽现在这么期待,因为他还没有做好迎接新生命的准备。关键是,他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孩子,一个无知的孩子,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孩子。

“你女朋友呢?”朴智熙放缓了语气,避免在气息之中给朴欣泽施加无形的压力。她能感受到朴欣泽在自己的开解中越来越慌乱的内心,或许是因为他已经准备接受女朋友已经怀孕的消息,而现在怀孕与否都还悬而未定。这种未知的结果让朴欣泽更加压抑,以至于楼宇间的幕墙日光都有些黯淡,只剩下独自呼啸的街风。

“她现在在家里。”朴欣泽现在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垂着头,无措地站在朴智熙的面前。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来找朴智熙,或许是因为不管她说什么都能让自己心安吧,就像当初自己决定要来韩国读硕士一样,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朴智熙。

“我带你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朴智熙说完之后沉默了,因为现在确定的结果远远比未知的安慰更加能够令他安心。

“好。”朴欣泽向远处的出租车招了招手。

朴智熙其实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扮演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配角,只是她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她和朴欣泽很早就认识了,可能是六七岁的时候,几乎从小一块儿玩到大,上学也是一起,小学同桌,初中同班,高中同校。直到高中毕业,两人还决定考取同一所大学,不过,朴欣泽却在高考报名之前突然告诉朴智熙自己要去澳洲留学。从那以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在这次久违的见面之前,朴智熙脑海中仍然停留着朴欣泽高中篮球队时的样子,那时他还是球场上独领风骚的校队队长。她不敢想象在分别的日子里他经历了什么,虽然每次朴欣泽只是对过往经历只言片语地讲述,但是究竟什么能够让一个人颓废或者窝囊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在熟悉的面庞中隐藏着两个人熟稔的记忆,朴智熙根本不敢相信那个在机场向自己招手的人是朴欣泽。

一个男神样的人在短短四年的时间变成了一个屌丝还不如的东西,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在医院走廊里。

朴智熙倚靠在墙上,看了看窗外疾行的急救车和匆匆的医护人员,之后回过头来,对着朴欣泽平静地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要跟我说话,我现在脑子很乱。”朴欣泽手指穿插入自己刚刚被染黄的头发中,不知道这种杀马特风格在处理这种事情时是否也会多了一份决绝。

“你乱个屁,我真的想抽你,你还算不算男人。”朴智熙现在已经对朴欣泽完全无话可说。

这时候,朴欣泽看到女朋友从诊室里走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一阵害怕,或许是因为女朋友的做派已经完全变了。她竟然夸张的挺着自己的肚子,不断地抚摸着呢喃着。

朴智熙自觉地找了个理由走开了。

“你真的打算要孩子?”朴欣泽知道女人在这种状态下需要的是依靠,而不是胡思乱想。他只是想要窥测到女朋友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从而自己不至于偏离太多而引发更多的矛盾。

“那你想怎么样!”女朋友瞪了朴欣泽一眼,同时双手捂住肚子。意思好像是避免孩子听到父亲那种荒唐的言论。

“流产?”朴欣泽声音细微的比风声还要无力,他一直在试探着女朋友的情绪。

如果说“一孕傻三年”理论成立的话,应该只是适用于分娩之后,而在此时女朋友无论是感官还是心理感觉都是一种顺势的进化。“你说什么!你忍心让这么小的baby失去生命啊,而且,流产对女人不好,容易造成终身不孕的好不好!”

“可我们没有办法养大他啊。”朴欣泽已经在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只是这样的事实却是那样的残酷。

“那你就要弄死他?你还是不是孩子爸爸,你为什么这么残忍!”女孩看着朴欣泽惶恐的眼神,就像是在闪躲着一头怪物,却一步步地踏进猪笼草般巧妙的陷阱里。

……

“我去找工作,我来养你俩。”其实这句话如果早讲一分钟,或者在那种慌不择路的胡话里颠倒一下顺序,都不会是现在这种情景。而此刻,女孩感觉朴欣泽太没有担当了,根本就是一个不值得依靠的人。

“诗诗,你要去干嘛?”杨初照见诗诗一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地收拾着什么,不时地在书桌上写着什么。或许,他都没有注意到,这是他自己第一次当面喊她“诗诗”。

“我要去批发市场采购一些材料,之后开饮品店要用到的,而且还要去一家甜品学校学习班上课。”诗诗腾空一个橘红色的书包,背在身后。

诗诗注意到杨初照百无聊赖的样子,于是试探性地说道:“你要不要一起去?”

“可以吗?”杨初照其实不是在询问诗诗的意见,而是他根本不知道现在外面什么情况,是不是还有一些狂热的粉丝在遍世界的寻找着他,还是自己已经完全被遗忘所取代了。

“没事的,你戴上这个。”诗诗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口罩抛在空中。

杨初照伸手接住了,完美的抛物弧线的轨迹都嗅到了那种沁香。杨初照没有特别注意这个女式口罩,而是抬眼看了看诗诗。只是,自己要出门面对现实还是需要一点儿鼓励的。或者说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人能够让他伪装成毫不在乎的样子,不管是面对外面的世界,还是自己犹犹豫豫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