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海豚发绳12(1 / 2)

这样追男神 涂小姐 1961 字 6个月前

应该同时醒来会让两个人在这种尴尬的场景中无所适从吧,在诗诗睡过去之后,杨初照在颠簸的道路上醒来。他现在不敢把身体移动半分,此刻诗诗正倚靠在他的肩膀上。他也能感受到随着自己起伏的胸膛诗诗的头发在不断地逃离着追逐的风,那些从破裂车窗涌进来的击破一切的寒风却在此刻被暖化在两个人倚靠的背影中。在这个夕阳洒落的道路上,伴着归程的是,一种默许。

杨初照看着诗诗眼睛上的卧蚕,想起了诗诗给自己讲的关于“卧蚕”的传说:以前有一个女孩和男孩相恋了,本来想要过着牧马放羊的日子。但是,突然有一天,男孩被征召去当兵了。就这样,一走之后,了无音讯。男孩走了三年,女孩等了三年。而之后,县里的长官儿子与女孩无意中相遇,一见倾心。所以,他就不断地骚扰女孩,而且还派人来女孩家中提亲。女孩的父母迫于县里长官的权势,只能无奈地去劝说女儿。女孩没有办法,但是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要再见男孩一面才会答应提亲。县官儿子寻人未果,只能派人用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假扮,女孩见到男孩尸体之后痛哭了三天三夜,眼睛红肿。在新婚之夜,她跳海自尽了,手中拿着男孩送给自己一个发簪。天上的神仙听闻此事感动不已,于是让两个人在下一世还要相遇。神仙告诉男孩,女孩的眼睛处有一条隆起名为“卧蚕”,每次微笑的时候都会显现。男孩于是按照神仙说的去找,找了整整七年,终于见到了有“卧蚕”的女孩。虽然前一世的记忆都已经被消除了,但是,再一次相遇我还是会爱上你。再续前缘……

“你好。”诗诗这时候在杨初照的沉思中醒了过来。

“你好。”

两个人初识般的问候陪伴了接下来的路程……

寂静的夜总是不甘寂寞,需要那些清醒的人儿陪伴。

朴欣泽直到夜里十一点钟还没有回来,不得不让女孩有些胡思乱想。只是这种胡思乱想一旦霸占了全身,那么自己的脑海中就会时刻氤氲催生出巧妙的辩解。

女孩觉得一定是自己怀孕了,朴欣泽不想要自己了,所以打算神秘失踪。如果这种猜想不成立的话,为什么从下午直到晚上的电话一直关机呢?

“hi,你知道朴欣泽在哪里吗?”女孩给朴智熙打了电话,她觉得朴智熙是他们在韩国的唯一熟人,因为算不得朋友。而且,女人的无理感觉是,朴智熙和朴欣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女孩觉得自己不是瞎猜,只是没有证据罢了。

“不知道,他怎么了?”朴智熙心里一惊。

“他下午的时候出去后,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手机也关机。我害怕他会出什么事儿。”女孩紧张地回答着,同时手指在不自觉的翻动着书桌上的一本英文书。那些慌乱的纸张应该会诧异或者欣喜吧,因为沉寂了许久才终于有人翻动。

“你不要着急,或许是因为他压力太大了,所以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你也不要胡思乱想……”

朴智熙的话应该不能够帮助女孩缓解心中的焦虑吧,她直接挂断了电话。女孩这时候非常的无助,打给了自己的闺蜜。

“honey,我觉得baby可能劈腿了。”女孩对闺蜜毫无保留。

“怎么回事?你不要紧张。”闺蜜能从女孩的语气中听出那种不安与无措。

“我怀孕了。”女孩叹了口气说道。

“你和朴做爱不用condom吗?”

“一直在用,只是有一次baby说这样不爽,我也觉得自己在安全期所以就没有用,谁知道就是那次……”

“那你们打算要吗?”闺蜜时刻追踪着女孩的心理,她知道自己此刻只能顺应着女孩然后在一定程度上给予建议。

“如果流产的话,对身体不好,弄不好会终身不孕的。但是baby实在太令人失望了,他想要我打掉孩子。”

“你的意思是把孩子生下来?”

“不然呢。这是我第一次当妈妈,我真的很想见见他。”

“那朴呢?他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有一种被抛弃的预感,baby从今天下午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他可能是觉得我和孩子拖累他了,所以他要……”女孩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怨气,好像是在多年的夫妻生活中积压出来的,虽然他和朴只是两年的同学。

“还有,我一直在怀疑那个女孩,baby的高中同学,叫朴智,什么来着。我一直觉得她和baby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过去。”

“哎呀,你又在瞎想了。”闺蜜试图劝解着女孩,现在女孩的心思非常混乱,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冷静中为燥热的大脑降温。

“不是的,你听我给你讲……”

“好吧,那你这样……”

女孩不断地点着头,觉得闺蜜的分析很有道理。

就在这时候,朴欣泽开门进来了。

“baby,你去干嘛了?”女孩撒娇似的扑倒朴欣泽的怀里,其实是想从蛛丝马迹中寻找到点滴的破绽。或许自己发现的东西会另自己绝望,或许会另自己安心。她都不在乎,她现在不是一个潮女,而是一个意外怀孕的没有安全感的女孩。

“没什么。”朴欣泽简单地回应着。然后就去浴室洗澡,不到五分钟就出来躺在了床上,之后一句话没有说。

“baby,你今天干吗去了,这么累?”女孩娇嗔的语气询问着,同时不断地用自己的发尾骚动着朴欣泽的鼻子。